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说笑话 > 相声文本 >

相声《情绪与健康》——马三立、王凤山

导读:相声名称 :《情绪与健康》 表演者 :马三立、王凤山 作者推荐 :这是一段知识性很强的相声。马老主要讲述了情绪与健康的关系,人要保持乐观平和的情绪,喜怒忧思悲恐惊均不宜过度,否则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。 该相声的台词如下,仅供大家欣赏: 马:我来介绍


相声名称:《情绪与健康》

表演者:马三立、王凤山

作者推荐:这是一段知识性很强的相声。马老主要讲述了情绪与健康的关系,人要保持乐观平和的情绪,喜怒忧思悲恐惊均不宜过度,否则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。

该相声的台词如下,仅供大家欣赏:

马:我来介绍一下——我叫马三立,他叫王凤山。我们两个人很少有这个表演的机会,因为岁数大了。他在曲艺团当老师,我在曲艺团当顾问……实际上也没人顾没人问。今年七十二岁,明年就终点站——七十三、八十四了!艺术水平很低,说相声说了五十八年了,比起中青年演员来说技术很差、艺术水平很差,应当向中青年演员们学习,自己也是有这个顾虑——你说跟人家一块儿比赛吧、说吧真是说不过人家,唱呢又不会唱,说嘛又不行,嗓子难听…长这模样又对不住你们几位了……害臊、害臊了。真的、怎么也没想到我长的这模样。其实我小时候挺好……
王:你呀?
马:我小时候挺好看……也不怎么大大了变这模样了——站着比别人不矮、躺着比别人不短,没有一技之长,岁数又这么大…你说自己愿意?自己也老想这个事情——怎么办?退休?领导又不批;转业又没人要……你说转哪儿去?自己有考虑过能干什么?转行,也不行……当干部吧,当不了干部——水平太低;改别的行业?文化又太差;当工人很好吧?当工人,没有技术、手艺什么的全不会,也不行,劳动没力气;你说…当什么?……当个售货员?又不认识秤!干别的,当什么?……给人当太太,又是男的!
王:嗨——!
马:我就老琢磨……
王:你老琢磨这个干吗呀?
马:我真不如你呀。
王:你如我什么呀?
马:你比我强啊——文化又有、精神又好,我们都应当托您的福,我们仨人托您一人的福。
王:哦-都托我的福。
马:一分精神一分福嘛!啊?对吗?
王:对呀!
马:谁说的?
王:都这么说呀!
马:你瞧我怎么样?我——这精神儿怎么样?
王:你精神儿不错。
马:哎-看看,怎么样?
王:好么——猴!像个猴啊!
马:我跟你说我可忌讳这个,不许说这个——不兴拿人比猴,你瞧我这精神儿怎么样?
王:精神儿…行啊!
马:身体怎么样?比你怎么样?
王:比我?还差点儿。
马:比你哪点儿差?往前站,往前站!
王:哪点儿都差。
马:我比你哪点儿差?哦-哦-?你让大伙儿说说我比你哪点儿差?
王:哦什么呀?你说比身块儿、比体重、胖瘦?比分量?比气色?哪样儿都比你强。
马:胖?你肉多呀?没用。你以为哦——肉厚、肥、脂肪多就是好啊?没人要——谁早晨排队挨个儿都捡排骨!
王:好么,卖肉来了!
马:有那么句话你知道不知道?有怎么句话?
王:您说呀?
马:有这么句话——“有钱难买…”什么?
王:噢——“有钱难买老来瘦”。
马:对!明白么?哦!完了,这还用说吗?“有钱难买老来瘦”嘛,这谁都知道呀!
王:都知道,您这也太瘦了?!像您这样的瘦人太少了。
马:少,就是少,你把我怎么样吧?
王:我能把你怎么样?
马:哎,少,就是少点儿。少者为贵!
王:少者为贵?
马:少点儿!冷门货,多了不值钱。
王:好么,这位是高档货品。
马:你别瞧瘦,瘦要有精神,瘦人一打蔫儿——眼皮也抬不起来了,脑袋也耷拉了,走道儿也没劲儿了,那就坏了。“瘦是瘦、寒是寒,寒瘦如联不一般,瘦要精神通必达,寒无形彩必孤单”这是哪儿这么四句来着?瘦人有好处,你知道吗?你不懂?我跟你说说。
王:你说说都有什么好处?
马:瘦人这个内脏好,瘦人脂肪少、脂肪少对心脏的压力就小;瘦人还有一样特点,瘦人的这个功能好、消化力强;瘦人新陈代谢缓慢,这个动物但凡新陈代谢缓慢的,它必要长寿、它必然结实;你不懂这个。
王:噢——!
马:瘦人还有一样好处——瘦人不爱得病。瘦人应当注意一样,瘦人得多睡觉,胖人不用多睡、瘦人得把这个睡觉得掌握好了。平时吃饭不要吃太饱了,经常保持八分饱,多吃、少餐,一天吃四回,得这样,多吃些个营养的、高档的营养品……
王:要您这么一说还是瘦人好?
马:当然了。不……哎、哎,不——胖人也好,你不要这么说啊!你这句话不对,哦-就是瘦人好,胖人不好?不对——胖人也好,胖人更结实,更健康…早晨你起来你看那个马路上、公园里锻炼的八十多岁的胖老头儿有的是,你一问“老大爷,多大岁数了?”“八十四啦!”挺着个挺大的大肚子,脸上的肉都嘟噜着,还那儿遛呢,没病。不是胖人都不好——胖人都血压高?不要有这种迷信、有这种顾虑,哦-胖人都半身不遂?胖人都有尿毒症?不是那样儿,不…不要…胖子…不要有…台下有胖子吧?不要有这种精神担负,胖人更结实,没病。甭害怕,好好活着您的!没关系。
王:嗨——!这用你嘱咐吗?
马:我怕他们都害怕了。其实我小时候也胖——我。
王:你?!
马:我小时候,肥极了——圆胳膊圆腿儿,小胖子,谁见谁爱,一身肉,肥极了我。谁都抱不动啊,抱不动我呀,小胳膊儿,这么壮,腿儿也顸。
王:那怎么瘦了呢?
马:小时候胖,大了瘦了。闹病闹的——四岁那年啊,到医院、开刀、大出血,大出血呀失血过多,就…就缓不过来了,总算命保住了,就瘦下来了……
王:什么病啊?什么病这么厉害?还开刀、还大出血、动手术?什么病啊?
马:嗨——痔疮。
王:四岁小孩儿就长痔疮?!
马:哎——有痔(志)不在年高嘛!
王:嗨——没听说过,这么讲啊?
马:无痔(志)空活百岁——七十多了没长痔疮?白活了你。咱这个打小就有,要不要?痔疮,送给你?
王:不、不、不,我不要!
马:你别瞧你胖,你不见得比我结实,这你服么?
王:服,我累一点儿都不行。
马:哦!——你呀,愿意结实吗?
王:愿意,谁都愿意结实呀。
马:愿意健康吗?
王:愿意。
马:找我去,上我那儿去,我教给你,你…你叩我。
王:我扣你?我把你扣你扣起来?怎么个扣你呀?
马:叩门啊,叩头啊,叩头拜师啊。
王:明儿叩你。明儿个……
马:你算我徒弟,我教给你,你跟我学,你定期上我那儿去,甭多了——俩月,俩月以后,你就行了——就我这样样儿了。
王:俩月之后……就…就变您这银灯样儿了?这一身的骨头架子?我这衣服也不合适了?
马:衣服不合适没关系,可以做新的呀,做新的。
王:我呀,不必,我也别上你那儿去,我也别跟你学,我就这样活着就不错。
马:你这样不成啊,你这是就付啊!这是凑合呀!
王:这怎么叫就付呀?
马:你这是凑合呀,你不健康啊。
王:我哪点儿不健康了?哪点儿比你不健康了?
马:你?你哪点儿也比不了我?
王:哪点儿都比不上你?是吗?
马:是啊——上五层楼,我能直接连上五层楼我不喘,直接连上五层楼我不喘,你行么?
王:我不行。
马:你上到二楼你就得歇一会儿;我这么蹲下、站起来,几十次,我决不晕;
王:哦,健康。
马:我七十多岁了牙一个不短,我三十二个牙,我没假牙。
王:耶-耶-耶?好。
马:我理发总得去薄——头发太多,不脱头发;你行吗?
王:我哪点儿也不行。
马:我随便我能摸摸地,猫腰摸地,你行么?你试试啊?
王:我不行。
马:我洗完脚我能闻闻我脚臭不臭!
王:嗬?还有这本事?
马:还有这本事,有好多年轻的你让他闻自己的脚?……你闻闻你自己的脚?
王:我闻不了。
马:闻不了吧!……闻我的?
王:别、别、别抬腿,倒了回头!
马:要打算健康,长寿、身体健康,学不学,注意,记住了,锻炼身体,头一样儿——锻炼身体,早早起,得新鲜空气,饮食讲究卫生;主要的一个,情绪要乐观——情绪,…情绪懂不懂?情绪?
王:情绪?懂啊——闹情绪啊!
马:闹情绪?
王:我跟您说,我就这样。
马:怎么闹?
王:合适了我就干,不合适我就闹!闹情绪么。
马:你?这就是你啊?处世哲学?你的处世哲学么——不合适不痛快,闹!评奖没你,闹;调级没你,闹;选先进没选你,闹;车没接你,闹;选队长没选你,闹;外地演出没坐上软卧,闹……给你讲道理、讲不通,谁给你做工作,找你谈谈,你——挖苦人、损人、骂街?是你吗?
王:哎——闹情绪嘛!
马:你这人啊,一个字儿!
王:一个字儿——对!
马:对?浑!
王:浑?怎么浑啊?
马:你呀根本不懂,你说的是什么情绪呀,就是啊个人的这种患得患失,为个人的利益打算,这种的情绪不对。我们说的情绪是人平常的这个情绪——喜怒忧思悲恐惊,这些个情绪你要是掌握不好,超过了限度对人身体就有坏处,有伤……
王:哦——喜怒忧思悲恐惊都有伤?
马:对,我给你比方。
王:这喜有什么伤啊?
马:喜有啊。
王:对健康没有伤啊,就是乐吗?怎么会有伤啊?
马:是乐啊,分你怎么乐——听相声哈哈一乐这不伤啊,分你怎么乐呀。经常听听相声哈哈一乐——清气上升、浊气下降、身体健康,这不伤——笑一笑、少一少么,愁一愁、白了头么……不常说这句么?
王:不-不-不-不——笑一笑,十年少!……十年少。
马:十年少?谁告诉你的?
王:都这么说呀。
马:都这么说?都这么说就不对——笑一笑,十年少?根本没道理,一乐差十年?根本不可能。一乐差十年——四十多岁的人听相声哈哈一乐变三十多岁了?三十多岁一乐变二十多岁,一乐差十年?六十多岁老头儿听几段相声,走时候变小孩儿了?临走把屁股帘儿系上了?到家他们家人不认识他了——“小孩儿,找谁小孩儿?去、去,外边儿玩儿去!”邻居还得赶紧提醒——“这不你们爷爷回来了么!”
王:像话吗?
马:不对!就是“笑一笑,少一少”,这种乐不伤。分你怎么乐,就怕突然的有这种喜悦的事情,刺激心脏……比如说你吧——你们家里,你父亲、你哥哥或者你吧,不管是谁,突然接到通知:补发工资,补发工资八万多块钱,赶紧去领,银行给你存着呢。你心情一激动,这么一高兴,“哎呀!”……这个突然来的这么一档子事儿,你一激动,坏了,哆嗦了、手哆嗦了,半身不遂了,王凤山——这样了……
王:就这样啦?没有这个事。
马:这什么呢,超过乐限度的……
王:不成,根本没这个事!我们家没这个人!还、还八万多块钱。
马:我就说这意思!
王:甭这意思。
马:这么比不好,再比方吧……你老伴儿,你爱人——王大嫂,王大嫂啊,生一男孩儿,你乐啊——大胖小子,你这么一高兴,一激动,刺激心脏……
王:根本没这个事!我老伴儿六十多了,还生孩子?!
马:那…早存的,积压货。
王:好么——我们老伴儿是孩子仓库?像话么?
马:就这么比方——就是啊这种突然的高兴的事,对人身体有伤。
王:还有这个怒?
马:怒,不好。怒啊,最伤肝!李时珍知道吗?李时珍?
王:李时珍知道啊——光复道副食店经理,全国劳动模范。
马:那李时珍啊?那张时珍。
王:好么,差着姓呢。
马:瞎说八道你!李时珍是古代的医学家,他就说过这种怒啊、怒气——爱生气、爱着急、爱发脾气,这样最不好。凡是遇到什么不痛快的事总要退一步想,自己好好考虑考虑,这样的话对身体有好处。这就是怒伤肝。喜、怒。
王:噢!忧?
马:忧啊,忧伤肺,不能胡忧虑。当然说了,人无远虑、必有近忧嘛,谁也不能饱食终日、无所用心,什么都不想,那不可能。就怕胡忧虑,什么都忧虑,忧虑这个、忧虑那个……啊——杞人忧天,那就对身体不好了——《红楼梦》那个林黛玉,多愁善忧,结果肺病死了吧!
王:对呀!
马:所以说忧伤肺。其实当时林黛玉要是扎针——扎点儿雷米封、雷米素呢,打几针呢,也不至于就死了。
王:是啊,其实林黛玉那会儿要住医院就没事儿了。
马:那年头儿没有这个,没有医院。就是忧啊伤肺。
王:还有这思?
马:这个思,更厉害了。分你怎么思考,比如说你呀案头思考、学习文化,这个对身体不伤,只要好好休息,吃的好、睡的好,这就不伤,就怕胡思乱想、想财必疯、必得财迷!
王:嗨——!
马:胡思乱想、想别的,更不好,这也伤。
王:悲?
马:悲呀,这个悲,厉害了!悲就是悲痛啊。
王:就是哭啊?
马:哭,不好!哭大发了,不好!哭啊,最伤脾。……比方说你吧,今年春天,二月初九,你母亲…你母亲死了,你母亲死了你哭啊,哭了。你父亲呢,更难过了,你父亲呀悲哀伤感,心里很不痛快,情绪低落,啊-精神不振,吃也不想吃了、喝也不想喝了,也不玩儿了、也不串门儿了,谁找、谁接也不往那儿去了,也不爱说话了,连电视都不看了,自己一个人在小屋里一坐……
王:成、成、成-您等等吧!
马:本来天天两口子、老两口子看电视……
王:得、得,别电视了,我母亲死了四十多年了,那会儿没有电视。
马:就说是啊——你说这老两口儿能同年同月同日死吗?他必有一个先走的,要过于的伤感、悲痛就不好了,对身体就有伤了,应当要节哀……
王:你说了半天说谁呀?谁呀?
马:就打这么个比方。
王:甭打比方,拿你自己比!
马:就这么个意思吧。这是这个悲,还有这个恐、惊……
王:就是害怕呀?
马:不是——恐跟惊不一码事儿,恐跟惊不一码事儿——恐是内心里发作的,惊啊是外来的这种感受,这恐跟惊啊不一样。
王:我不明白。
马:这恐啊是恐惧的恐,心里有鬼、有愧心,做坏事儿了、做了亏心事了,总是啊这种胆战心惊的、那么恐慌的厉害,总是心里忐忑不安,这种恐慌的这种状态……
王:那为什么呢?
马:比方说你吧,晚上你走在街上,天太晚了你回家的时候,街上清静了,也没什么人了,你一瞧啊,对面儿走过一个妇女来,这妇女呀手里提拉着个书包,正跟你越走越近,你过去“啪——!”你把她拦住了,要抢她的皮包,你抢过她的皮包来,并且呀,你呀…你还有一种啊…很…很不正当…很不好的这种行为的表现……
王:谁呀?!谁呀?!谁呀?!谁呀?!
马:你…你呀!
王:我?!我拿着刮刀呢吗?
马:哎-哎-可…可能有吧?
王:啊——!还可能有?!我流氓抢劫犯?!
马:这不比方吗?
王:比方?
马:假定,这是比方说——你走街上,碰上这个妇女了,道黑呀,又清静,你一看这个……
王:行-行-行!您等会儿吧!假定?比方?——拿你比,拿你自己比!
马:别解呀。
王:不-不-不,拿你比。你呀,别往这儿指。
马:拿我比?…行…行啊!
王:比呀!
马:拿我比啊……就说吧,我…我走在街上,是吧?
王:快呀,劫呀!
马:挺清静的,街上没什么人儿……对过儿走过来一个妇女……
王:抢啊!
马:…不…不行,还得拿你比!
王:怎么呢?
马:我…我…我不像。
王:你不像我就像啊?!
马:你也不像。
王:哎-我也不像。
马:从表面儿上你也不像,表面儿看也看不出来。
王:唉——反正我是这路人呐!
马:就…就这么个比方说,比如说呀……你碰上这么一个妇女,这妇女呀和你越走越近,一瞧也没什么人儿,你过去:“站住!皮包给我!”这妇女一看,就吓一跳:“逮流氓!”你一听“哎哟——!”你是撒腿就跑!
王:好么,我成兔儿了我!
马:这是形容你跑得快呀!你跑到家去了,跑到家去“腾!”大门关上了,大杠子顶上了,哎呀——心嘣嘣地跳啊,你是惶恐不安呐——两天不敢出门儿了,也不上班了,也不上班了,团里也不去了,跟谁也不见面儿了。在家这两天度日如年啊,日子不好过呀,吃也不想吃了、睡也睡不着了,哎呀,心里头不知道怎么样好了,嘀嘀咕咕的,心里是忐忑不安啊——听见街坊屋门儿响,你就一惊。
王:哟嗬?
马:听见街上汽车一响,你也一愣……
王:好么,我变了大公鸡了?!……耶-耶-耶-耶?哪儿去?
马:你听听声儿啊,你听听。到第三天一早晨,就听见街上来汽车了——“文儿-文儿-文儿-文儿!文儿-文儿-文儿-文儿!……”越听声音越近,到你们胡同门口儿车停下了,由汽车上下来四位,武警队,到你们家门口儿啪、啪、啪一拍门:“王凤山!王凤山!”你这阵儿心里也不慌了,也不着急了,你算是行了——一块石头落地了!
王:我都逮捕了么可不一块石头落地了!
马:恐伤肾,人要是爱惊恐,这样不好。还有这惊——惊是啊突然间来的这种声音,就吓一跳,是外来的感受,惊吓,你要有准备的不会吓着——过年过节放花放炮、放大两响“叮—当——!”它有准备,它准知道它响;大麻雷子,一响“梆——!!!”响了,有吓着的么?
王:没有,有崩着的。
马:我那天就吓着了。
王:怎么呢?
马:那天我回家的时候,刚一进胡同口就听“嘭——!!!”把我吓了一跳,我这么一瞧啊……
王:谁放炮呢?
马:哪儿放炮啊——爆米花的。
王:嗨——!
马:爆米花的把我吓一跳,如果我们要是掌握好了这个喜怒忧思悲恐惊不超过了限度,注意情绪健康……拿我来说,我就注意情绪健康,不论什么,我都要沉住气,好好地想一想,我认为我自己呀…你别看我这样,我再活个十年八年我认为没问题,没问题。
王:啊?再活个十年八年?
马:信吗?
王:你要能再活十年八年的话我能活二十年。
马:你呀?我看看……你呀——能活,能活俩三十!
王:我?
马:再活俩三十。
王:嚯?现在我就六十多了,再活俩三十一百二十岁?
马:你再活俩三十!
王:是啊,俩三十六十啊?
马:再活俩三十!
王:怎么个俩三十啊?
马:就是十一月三十、十二月三十!
王:我完啦?!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